快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书号:10398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古天星!

作者:鬼谷仙师
    苏航干笑一声,连连点头,“太爷爷,你深居简出这么久都没出过府,今天突然往曹家登门拜访,这本(身shēn)就已经让曹家怀疑了。”

    一个从来不上门的,甚至连远方亲戚都算不上的人,突然跑家里来拜访,换了是谁都会怀疑意图,就如同华夏高层突然单方面宣布要去拉美访问,这必定会瞬间引起全世界的警觉。

    薛经天摆了摆手,“在你和萱儿回来之前,我闭关了一段时(日ri)将境界圆满,这回出关后,拜访一下故友,再正常不过,再说,两天前,我就已经让人把拜帖送过去了,不止曹家,今天咱们得把四大家族都给走个遍。”

    “哦!”

    苏航点了点头,这老太爷,虽然看起来什么事都没做,但是早已经把该做的事都给做了,而且做得远比苏航想象的周密。

    “咱们今天只是走个过场,你也只是陪太爷爷拜访拜访老友。”薛经天道。

    “了解。”苏航听了,对着薛经天比了一个手势。

    ——

    曹家胡同。

    前两天收到薛家的拜帖,得知薛经天要登门,曹家几个老头都是相当惊讶的,说起来,曹家和薛家的关系并不算好,这次薛老太爷突然登门,不得不让他们怀疑薛老太爷的意图。

    当得知其它三家也收到了拜帖,曹家这才将疑虑稍稍的打消了几分。

    此时。曹氏正宅,曹家老太爷曹宗南,正襟危坐。等待着薛经天的到来,曹宗南也早已年愈过百,武宗七品的境界,一(身shēn)青色的长袍,看上去就如三清观里的元始天尊一样,颇有气度。

    (身shēn)旁,有几个老男老女。

    分别是曹家在世的老四曹严华。老九曹严攀,老六曹清雅和六婿古天星。

    “听说。薛家出了个新人?”曹宗南忽然开口,声音很是清淡。

    曹严华听了,点头道,“是个姓苏的年青人。自蓉城来,我查过,底子很干净,不过,据说武学天赋不错,薛老太爷有意招他为重孙婿,今天怕会带他过来。”

    曹宗南闻言,淡然一笑,“薛经天这个人。向来眼高于顶,如果只是武学天赋不错,能让薛经天这么重视?”

    曹严华听了。道,“这年青人肯定颇有不凡之处,一会儿见了人便知,下来我在让人好好查查便是。”

    曹宗南不再多言。

    老九曹严攀道,“近(日ri),薛家和王家都在召回族中后辈。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曹宗南眉头一蹙。

    曹严华看向曹清雅,“六妹。该不是你们搞的那事露馅了吧?”

    薛王两家紧急召回族中后辈,这事的确让人生疑,不过,这些(日ri)子并没有什么风浪传出来,那些被召回的人,转一圈又被打发走了,这让曹家早有怀疑。

    只是,探不到任何的风声而已。

    曹宗南也往曹清雅看了过去,确切的说,看的是曹清雅旁边的那名黑袍老者。

    曹清雅闻言,摇了摇头,“大哥,你可以小看我,但是你不能小看南云巫蛊门。”

    曹严华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身shēn)为族中老大,他很难容忍自己的弟弟妹妹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但往那黑袍老者看一眼,还是将那一口气忍了下来。

    “六妹,你当初可说的是十拿十稳,我们才(允yun)许你们那么做的,若是东窗事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末了,曹严华补充了一句。

    这时,那黑袍老者道,“我巫蛊门统御南云三十三寨,名声虽然不显,但是,绝不比那些大门派差,大哥,不要忘了,这次是你请我来的。”

    声音异常的冰冷,听起来就像九幽寒冰一样,曹严华听了,张了张嘴,瞬间没了脾气。

    这时,院外来人通报,薛家老太爷已经到了门口,一场纷争暂时落幕,曹宗南起(身shēn),理了理衣服,带着几个老头出门迎接。

    ——

    曹家正宅门口,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两个石狮子张牙舞爪,向路人咆哮,彰显着地位和威严。

    “这曹家也真是,太爷爷你登门拜访,怎么也该请个戏班子敲锣打鼓的迎接一下啊,还让咱们在这儿干等。”

    一老一少站在门口,苏航有些不爽的道了一句,完全和他想象中那种人山人海,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扫榻相迎的(情qing)景不一样,毕竟,薛经天的拜帖可在两天前都送来了,连最起码的欢迎仪式都没有。

    “淡定。”薛经天轻轻的摇了摇头,往门中抬了抬下巴,“你看,这不来了么?”

    苏航往府中看去,一名青衣老者,信步而来,后面还跟着四个老头老太,拉出系统扫描了一下,苏航不由得心惊,一共五个老头,有三个是他无法检索到信息的。

    要知道,苏航现在已经武师境界,理论上,所有武师境界及武师境界以下的人物都逃脱不了系统的扫描,无法扫描到讯息,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对方的境界超过了武师境界。

    最前面这个青衣老者,还有后面那个黑袍老头和旁边那个冷面老太,苏航心中暗暗记了下来,这三个人,都是系统无法查询到讯息的存在。

    “薛老大驾光临,宗南有失远迎了,恕罪,恕罪。”青衣老者的脸上带着几分笑容,远远的拱了拱手,还没走到近前,声音就已经传到了。

    这位,想必就是曹家老太爷了,曹老太爷亲自出府相迎,这应该算得上是曹家最高礼节了吧?苏航心中那点不爽,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冒昧来访,曹老可不要见怪。”薛经天也笑着回礼。

    知道内(情qing)的苏航,只觉得这一幕有点假,不过,让外人看了,肯定感觉不出来,只会当是老友见面,太过(热rè)(情qing)。

    “哪里的话,欢迎都还来不及,薛老,别在这儿站着了,快快里面(情qing)。”曹宗南哈哈一笑,旋即,领着薛经天进了门,苏航也紧随其后。

    ——

    正厅,寒暄几句。

    曹宗南的目光落在了早就注意很久的苏航(身shēn)上,以薛经天的(身shēn)份,连出门访友都带这个年青人在(身shēn)边,这年青人肯定不简单。

    “这位小伙子是?”

    曹宗南开了口,曹家其它几个老人,也早已经注意苏航许久。

    其貌不扬,但是,年青、境界不低,这是最直观的感觉,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对这个年青人的(身shēn)份,几个老头都已经猜到了大概。

    “怪我,没给你介绍。”薛经天脸上带着微笑,“这是苏航,我家萱儿的男朋友。”

    “萱儿?可是老三家的?”曹宗南特地问了一句。

    自家的后辈都还认不过来,哪儿会记得别家的?不过,对其他几家的优秀子弟,曹宗南还是记得几个的,更何况,曹严华还特地调查过苏航,自然是一清二楚。

    薛经天点头一笑,“小航,还不来拜见前辈?”

    苏航一听,连忙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走到曹宗南的面前,装模作样的躬(身shēn)行礼,“晚辈苏航,拜见曹老前辈。”

    曹宗南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苏航,那双锐利的眸子,就如同猎鹰一般,苏航都有种衣不蔽体的感觉,像是要把人心都给看穿。

    片刻,曹宗南收回了目光,抚须一笑,“好,是根好苗子。”

    说着,从长衫袖子里取出来一个瓷瓶,往苏航递了过去,“一点见面礼,收着。”

    曹家的养气丹,品阶不祥。

    “呃,这……”

    苏航倒是有些意外,但想想也就释然了,在这厅里,只有他是晚辈,以曹宗南的(身shēn)份地位,薛家带着后辈来拜见,他能不给点见面礼么?

    “收着吧,矫(情qing)个什么劲?”薛经天笑骂了一句。

    那可就不客气了!苏航称了声谢,立刻将丹药瓶收了起来,现在他最急需要的,就是这些丹药,曹老太爷随(身shēn)带着的丹药,品阶肯定不会低,上品也不一定。

    简单的行个礼,就换来一瓶丹药,苏航一看有搞头,立马又朝着旁边的曹严华走了过去。

    曹严华有些错愕,薛经天看了,更是哭笑不得,这小子,拿了一份礼还不够,还想着拿第二份?

    “这是曹老四正华。”薛经天道了一句。

    “见过前辈。”苏航躬(身shēn)行礼。

    曹严华端着茶杯呆愣了片刻,也是哭笑不得,放下茶杯,也取出一瓶丹药送给了苏航,事先没准备,能拿出来的,也只有丹药。

    而苏航,需要的也正是丹药。

    成功要到第二份,苏航自然不会就此打住,紧接着以同样的方法从老九和老六的手上又拿到了两瓶丹药。

    几个老头都是又好气又好笑,还以为这是个多么杰出的青年,却不料行事这么的极品,虽然挨个的行了礼,但几个老头心中对苏航的好奇和好感都弱了好几分。

    最后,苏航来到了那名黑袍老者的面前,等着薛经天给他介绍。

    “咦?”薛经天诧异了一下,目光重新落在了老六的(身shēn)上,“六姑娘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把夫婿都带了回来,可真是难得。”

    “天星见过薛老!”古天星起(身shēn),对着薛经天行了一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