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小说 >> 武侠修真 >> 带着商城去修仙(书号:10395

第一百零五章 虐杀

作者:别惹鲤鱼王
    就在数以十万计的箭矢即将临(shēn)的时候,站在城楼的士兵却发现那些箭矢像是有了灵(xing)般,竟然拐了一个大弯,原路返回了!

    “发生了....什么!”

    “得救了!”

    “不会是...老天显灵了吧?”

    箭矢回流,瞬间引得两军动(dàng),城外原本狰狞狂笑的士兵们此刻犹如被天雷轰击般,愣在原地,脸上的表(qing)都凝固了。

    “哼,藏头露尾的鼠辈!”

    就在这时,一道冷喝从大军后方传出,同时一位麻衣老者陡然立(shēn)在阵前,眼冒寒光。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锋利箭矢,他双手画圆,一股澎湃的力量透体而出,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扩散四周,瞬间,所有的箭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ru)燕归巢般纷纷激(shè)向老者所在,不多时,一个直径百米的箭矢黑球就出现在虚空!

    宗师强者!

    不过接下来他却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向了对面虚空,那里,一道粉红色的门户陡然出现,随后,几道(shēn)影缓步而出,每走出一位,他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踩着虚空,不坠如辰!

    .....

    刚刚看到士兵弯弓搭箭的时候,夏衡就让十公主做好了准备,打开门的瞬间她便用超能力覆盖了所有的箭矢,让它们倒卷而回。

    没想到对面军阵竟有宗师存在,于是在赵媛的带领下,他们凭空出现在战场。

    赵媛,夏子柒,夏衡,小太监,外加(shēn)穿纳米战衣的庄遥,他们每一个,都有飞行的能力!

    庄遥的战衣是夏衡给他的,现在还不熟练,不过先天高手平衡力本就非常,所以此刻稳如磐石。

    “你们......是什么人?”

    饶是麻衣老者是宗师强者,此刻也是魂胆皆颤,他不敢相信这一切,中原,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宗师?

    反观泉州守卫,个个都像傻了般仰首看天,他们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这群人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不由的露出狂喜的笑容。

    得救了!

    赵媛越众而出,足以倾倒天下的容颜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皆是不由自主呆愣片刻,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

    可是这位女子的眸光却是寒冷如冰,不带一丝温度!

    她缓缓的抬起手臂,口吐杀机:“木遁*扦插之术!”

    恐怖的查克拉汹涌而出,下一秒,无穷无尽的木质长刺以赵媛为中心,带着破空的利响呼啸的冲向了对面数十万的军队!

    麻衣宗师神(qing)骤变,哪怕他使出全力,竟是不能引动木刺分毫,无他,每一根木刺上的力道起码都有宗师的攻击力!

    这怎么可能呢,铺面而来的木刺......何止百万啊!

    他连站在原地的胆量都没有,直接一飞冲天,脱离了木刺的攻击范围。

    可是,底下数十万的大军却是无处可藏,他们乌黑的眸子中倒映着越来越近的刺影,心生绝望!

    “噗噗噗噗......”

    接连不断的刺入人体的声音响彻天地,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痛苦哀嚎之声,宛若人间炼狱!

    扦插之术可不是单纯的木刺,它会在刺入人体的瞬间继续分叉成长,再从内部将敌人刺穿,有些木刺最终从士兵的眼眶中刺出,带着红白相间的液体,场面极度残忍可怖!

    “呕!”

    城头上的士兵刀剑坠地,不停的有人捂嘴干呕,没有一个能镇定的站在原地,即使有,那也是白眼外翻,意识全无。

    “小川子,你把手拿开!”

    早在赵媛攻击的前一瞬,小太监便是伸手死死的捂住了十公主的双目,整个人紧紧的贴在她(shēn)上,甚至不惜用重力压制十公主的反抗,直到现在,都不肯拿开手掌!

    他见过一次赵媛使用扦插之术,所以知道这个术是多么的残忍暴虐,他不想让十公主留下(yin)影,她不应该被这种事污染了心灵!

    残忍的事还是我们来做吧!

    一招木遁,下面数十万大军近乎死绝,每个人脸上的表(qing)都是那么的扭曲,更多的是没有表(qing)了,头颅的地方已经被木刺代替,死无全尸!

    有几个运气好的此刻也是嘴里噫语,已然崩溃了!

    天地一下子安静下来,没有人再敢看赵媛,连偷瞄都不敢,他们没有想到如此女神般的人物竟是如此的残暴凶蛮,几十万的士兵瞬间被屠,还死的如此痛苦非常,哪怕是越国的士兵,此刻竟也有些感同(shēn)受,肝胆俱裂!

    “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高空中的宗师颤抖着(shēn)体,即使是他,也不敢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qing),一路走来,屠城都是手下的士兵们干的,宗师并没有参与,他们高高在上,并不屑干屠戮百姓的事。

    但他们也没阻止手下的士兵!

    “说,你们是谁,边关谁屠的,赵靖隆将军在哪?”

    赵媛每说一句,人便瞬(shēn)百丈,说道最后,竟是直接出现在麻衣老者的(shēn)前,脸色漠然的盯着他!

    “我....”

    麻衣老者那双淡蓝色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想也不想便(shēn)影暴退。

    逃!不逃会死!

    一息之间,他已闪(shēn)数十丈,可惜一道冷然的话语却是在他耳边炸响:“万象天引!”

    原本疾驰的(shēn)躯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拉扯住,然后便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整个人竟是直直的倒退而回。

    下一秒,他的脖子便是被一双白皙的手掌握在手中,无论他如何挣扎,却也没有让那双看似柔弱的骨指动弹半分!

    不是宗师!她不是宗师!她超越了极限!

    麻衣老者心中骇然,却是无法发出一个字节,在那股力道下,他的喉骨几乎都要碎了。

    “说!”

    旋涡状的双眸紫光湛湛,漠然的话语瞬间击溃了老者的心防,他颓然的放弃挣扎,目光惨然。

    赵媛见他如此,才缓缓放松了力道,让他有机会开口。

    “我是苍月国国主海斯冥,这次应秦国皇帝之邀,共击越国,你说的边关不是我们破的,是你们越国的威武侯容轩倒戈一击,我只知道这么多,至于你说的赵靖隆,我并不认识。”

    麻衣老者交待了所有事(qing),他知道自己完了,他的军队完了,他现在只希望这个女人能给他一个痛快。

    “既如此,下去陪你的臣民吧!”

    “咔嚓!”

    一声脆响,赵媛手掌握紧,一具无头尸体便向下坠落,老者的头颅,则是死不瞑目的被赵媛拿在手中,微风拂过,便如沙砾般飞散,不存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