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小说 >> 其他类型 >> 极限异化(书号:10394

卷1.命运的抉择 第33章.男人的游戏

作者:柴薪
    无所谓的笑了笑,卫利没做任何的抵抗,任由郑忠将自己的手掰离了他的肩膀,随后耸了下肩道:“别火药味这么冲嘛!我只是过来打个友善的招呼好不好?”

    “友善的招呼?行,现在完事了,请不要继续在这碍眼了好吗?”郑忠轻蔑的撇了下卫利,言辞间似乎对他很是反感。

    看着眼前对话的两人,张郃侧头轻拽了下马杰的胳膊,随后马杰坐了下来,靠近张郃道:“这小子是备选者二队的队长,同样是个三级强化人,在你住院的时候,听闻一队出事后总是幸灾乐祸的,再加上出事的是你,所以郑忠看他很不顺眼。”

    “怎么能说是碍眼呢?大家都是备选者,将来前往灾厄之地时,还会是可以托付生死的战友,不要将关系搞的这么僵嘛!”卫利对着郑忠笑着反驳道,随后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卡座中。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奇迹幸运儿,也是一队三星中的神秘星张郃吧?久仰久仰!”说罢,卫利主动的将手伸到了张郃的面前。

    “星个毛线啊,别乱起外号,我们和你不熟!”郑忠在一旁插嘴道。

    只不过卫利却并没搭理郑忠,同样的,张郃也没有握手的意思,就那么微笑地凝视着卫利。

    看到带着面罩的张郃没有任何反应,卫利反倒无所谓的笑了笑,脑袋一歪道:“怎么样?能不能跟我说说在虚视神经装置的高氧事故环境下是个什么感受?我很好奇的!”

    刹那间,马杰站起(shēn)来与郑忠一起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卫利,而郑忠眉头微皱道:“卫二狗,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诚心来找茬是吧?”

    “啧,你这人今天喝的是酒?还是火药啊?我只是对总带着面罩的神秘星张郃很好奇罢了,加上都是备选者的(shēn)份,过来亲近亲近而已!难道我好奇他的遭遇,问候下也有错吗?”

    “我最讨厌你这种说话(yin)损绕圈的人,你直接说想干吗吧?”马杰直脾气的冲着卫利嚷道。

    “我能干吗啊?真的只是想认识下张郃而已,我又不是来打架的,你看我那么多兄弟,我像你们这么冲动了吗?”

    伴随着卫利的话音,相距张郃等人不远处的4个卡座,差不多有小15个人直接站了起来,齐刷刷的凝视了过来。

    “你看看,我真不是找茬来打架的对不对?况且我给你分析下啊,你们一队总共有三个三级强化人都在这里了,我们二队可没你们一队的阵营豪华,不过加上我也有两人,剩下的十三个二级,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你们先动手的话,那剩下的那个三级,还有这个二级,恐怕……”

    卫利轻蔑的撇了下郑忠,虽然话没有说完,但嘴角挂起的一丝挑衅笑容却足以说明一切了。

    看着卫利那嚣张的样子,张郃忽然轻笑了下,随后上(shēn)从卡座上倾斜起来,正面直接的盯着卫利道:“你究竟想干吗?”

    看到张郃终于肯说话了,卫利忽然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道:“说实话吗?真不想干吗!就是单纯的看不惯你走哪都带着那个半脸式面罩

    ,还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酷范儿,委实看不惯你这么装!”

    “然后呢?”张郃依然保持着微笑的问道。

    “没有然后了!所以呢……要么从今以后露出你那张不敢见人的脸来,要么以后你们一队的见到二队的都要态度尊敬,最好是行长辈礼!如何?”

    忽然,穆筱筱将酒瓶放到桌子上,倾(shēn)凝视着卫利,冷声道:“你不觉得很幼稚吗?你没被分配到748精英队教导的备选者一队,就需要用这种手段来刷存在感吗?”

    看着同样上(shēn)倾斜过来的穆筱筱,又看了看张郃,卫利反而重新靠回到舒服的卡座上:“我可没这么想过,还有,别靠这么近,我容易紧张,我可得罪不起又是原警司,又是穆氏家族小公主(shēn)份的你,至于说到幼稚嘛!”

    卫利点了点头继续道:“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不如玩个游戏如何?”

    说完话,卫利凝目扫视着卡座中的众人,似乎很满意自己掌握了主动权,随即冲张郃笑了笑道:“大家都知道有不少新人类从前线回归轮休,她们天生不能生育,所以私生活玩的很开,不如就看看眼力如何怎么样?”

    “赌注内容还是上面两条,至于形式吗?谁能从这个酒吧中,找到最有威势的新人类女伴谁就胜,至于参赛者,就由我与他来比比如何?”卫利说完后,嘴角扯出一丝浅笑的看向张郃。

    刹那间,马杰从桌上抄起酒瓶,凝视着卫利道:“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从这立刻滚,要么干一架,老子在原籍部队中当兵王的时候,还从来没触过谁!”

    只不过,马杰话音未落,张郃却忽然轻笑了起来,随即冲着卫利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过要改改赌注!”

    “张郃你?”马杰下意识的看向说话的张郃,但张郃却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郑忠也伸手将马杰拉回了卡座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看着张郃的(shēn)影,郑忠虽然不知道张郃究竟打的什么算盘,但潜意识里,郑忠对张郃有一种没有缘由的信任,这也是他主动找张郃交朋友的原因。

    甚至两人实际相识不过一周多的时间,但郑忠却足总是自愿跟他称兄道弟,相反跟马杰却只是朋友相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奇妙的眼缘。

    “怎么改?说来听听!”卫利自认为已经十拿九稳,竟然摆出了一副倨傲的神(qing)看向张郃道。

    “你赢了,从今天开始,只要我是备选者(shēn)份一天,我便一天不带面罩示人,同时以后见到你,我向你行长辈礼,鞠躬问好!”

    “有意思,那我输了呢?”卫利微微抬了下眉头,疑惑的问道。

    卫利并不傻,虽然他知道张郃肯接受这个赌注,必然有些什么是自己没有注意到的,但想想自己在打算挑衅张郃等四人时,就提前准备好的一切,内心还是略微稳了几分。

    况且他对昨天刚交往的那名新人类女友可是信心十足,毕竟她是正式的噬者,而且还是一个分队的副队长!

    今天她带着姐妹也来了,尤其是卫利发现,

    酒吧中遇到的很多其他新人类再见到她时,都或多或少的表现出了一些恭敬的态势。

    “你输了的话,我也不会太难为你,就像郑忠说的那样,你改个名字如何?以后就叫卫二狗!”张郃轻笑着回答道。

    但听到张郃所说,无论是郑忠还是穆筱筱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当初郑忠下意识反驳卫利起的外号,没想到竟被张郃再次拿来用了。

    听到张郃的话,卫利狠辣的(tiǎn)了(tiǎn)嘴唇,同时点了点头道:“行,谁先来?”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就不跟你立字据了,既然是你提出要玩游戏的,自然你先来!”说罢,张郃冲着卫利虚抬了下手掌,但嘴角上却始终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

    同样冲着张郃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卫利大跨步的走回到了自己一圈人的卡座中,也就是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后。

    卫利搂着一名(shēn)材高挑(xing)感的女人走了过来,同时当着张郃的面狠狠的与那女人相拥而吻。

    随后,卫利微笑的对着那个女人道:“亲(ài)的,为了感谢我们正式交往两天,此时此刻,酒吧现场所有人的这轮酒,我请了!”说到最后时,卫利的嗓音甚至无限接近疯狂的叫嚷。

    刹那间,周围跟卫利一伙的二队备选者们起哄式的鼓掌,甚至还吹起了口哨,显然是在借机会给卫利壮声势。

    反观那名被卫利搂着走来的新人类女人则轻笑着用指头勾了下卫利的下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可(ài)斗气的一面,我知道你们打的赌,只要你今晚还能令我满意,我不介意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要求!”

    说完,那名女人居高临下且轻蔑的撇了下张郃道:“我敢肯定,今天在场新人类中我的(shēn)份最高,除非血玫瑰分队的那六位在场,否则他输定了!不过很遗憾的是,她们六人从来不分散活动!所以只要有一人不在,那剩余的五人也肯定不在!”

    伴随着话音,卫利飞快的亲吻了下那名女人的脸颊,随即冲张郃耸了耸肩道:“该你了!不过我想你今天输定了!”

    看着嚣张作秀的卫利二人,张郃轻笑着道:“话别说的太满,省的一会打脸!”

    紧接着张郃站起(shēn)来,冲着郑忠,马杰与穆筱筱点了下头道:“稍微等我几分钟!”

    随即,张郃漫步朝着吧台散座的方向走去……

    看着张郃步伐稳健的背影,穆筱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种别扭的感觉,只得内心中轻叹了口气,并将这种感觉归结到‘一群臭男人无聊的把戏上!’

    ……

    当张郃走到吧台角落上的一个位置时,他很是自然的坐了上去,同时招来酒保轻声道:“给这位小姐再来一杯一模一样的,同时给我来一瓶啤酒!”

    伴随着张郃的话音,他(shēn)旁一名穿着运动帽衫与牛仔裤,甚至头都(tào)在兜帽里的(shēn)影侧过头来,略微凝视了下张郃的侧脸,轻笑着摇了摇头:“我打扮成这样明显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你真的很不识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