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小说 >> 历史军事 >> 御赐掌柜(书号:10391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华佗师弟

作者:卧笑红尘
    甄宓?麋真?

    原来她不是刘备的老婆!她也不是糜夫人!她是袁熙的未婚妻!河北第一美女!

    刘翔的心并没有变得轻松,反而更加沉重。

    他可以想像的出,(身shēn)为冀州巨富,甄宓此次前来,无非是代替整个家族为未来公公袁绍来襄阳跟他谈月英弩之事。她肩负着艰巨的使命,本来事(情qing)已成,结果刘翔的一场恶作剧破坏了一切。如今她一走,任务未完成不说,她的不洁之(身shēn)能被袁熙接受吗?到时候,不仅是甄宓,甚至整个甄家都将牵累其中……

    那种结果刘翔不敢相信,他害了一个无辜的少女,一个无辜的家庭。他罪孽深重,却连想做点什么赎罪都束手无策。他只能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另一边,老毒物同样(阴yin)沉着脸,一个人关在房门喝起闷酒,任凭甘宁怎么叫门都不予理会。

    酒是他的第二生命,也是他一生的伴侣,从十六岁开始就一直痴心不悔的迷上了她。为了美酒,他可以不择手段,从神医变成毒医,又从毒医变成毒手神医为了美酒,他闯过豪宅,上过山寨,进过军营,翻过皇墙,甚至连仙人的洞府也钻了进去。

    他的生命,可以没有女人,没有兄弟姐妹,没有朋友,但绝不能没有酒!因为酒,他孑然一(身shēn),却从不孤独!

    但此刻,他现连自己的老朋友都不能安慰他。他想醉,但却越喝越醒!脑子里不停的回((荡dàng)dàng)着一个人的名字“甄宓!甄宓!甄宓!甄宓!……”

    他以前从没见过甄宓,但他却知道甄宓是甄逸的女儿。

    甄逸,是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人!

    夜已深,睡不能眠,老毒物带着两坛酒来到刘翔的房间。他的脚步声很快惊动了睡在门口不远的小木屋里的小黑和玛雅,不过认出他以后两个家伙又继续懒懒的窝在一起。

    敲了几下门,无人应声。老毒物知道刘翔故意不想见人,于是翻(身shēn)爬到房顶,掀开上面的琉璃瓦钻了进去。这种事他年轻的时候没少做过,不过现在终究是老了,刚踩到房粱就惊动了里面的刘翔。

    刘翔没睡,只是坐在桌前呆,此刻他看着粱上的老毒物,语气冰冷的说:“你进来干嘛,我现在睡都不想见!”

    老毒物没有回答,轻(身shēn)一纵跳了下去。刘翔冷视着他,却见他走到门边,打开门,从门口提起两坛酒走了进来,简单的吐了两个字:“喝酒!”

    一醉解千愁!刘翔这次没有拒绝,两个人举起酒坛就一直灌一直灌,直到最后那里面一滴酒都没有为止。

    “怎么不醉?你从哪里偷来的酒,这肯定加了水!”刘翔摇了摇空空的酒坛,瞪着老毒物埋怨起来。

    老毒物伸了个手指,眯着眼笑着:“嘘,别乱说,这可是州牧大人家的酒,小心砍你的脑袋!”

    “哈哈,砍吧,让他砍去!反正我活着也没脸见人了!”

    刘翔笑中带哭,(欲yu)醉不醉,哭笑不得,这种感觉真让人感到痛苦。

    “是啊,让他也把我砍了吧,我活着也没脸见人呀!”老毒物也跟着哀叹起来。

    “得了吧你,做错事的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刘翔瞄了他一眼,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老毒物说:“你说我是不是很混蛋?”

    “不是。”老毒物摇了摇头,指着刘翔道:“应该是大混蛋才对!”

    “是吗?”刘翔笑了。“我是大混蛋,那你就是老混蛋,哈哈!”

    “是啊,我是老混蛋,你是大混蛋,咱们都是混蛋,哈哈!”

    两人一起大笑,笑了很久很久才停了下来。

    “小娃儿,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着啊!tbsp“嗯,听着呢,是不是你偷看皇后洗澡的事啊?”

    “切,我才没那闲功夫呢。”老毒物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也知道老夫我最好的就是美酒。以前年轻气盛,只要知道哪里有美酒,管他天王老子的地盘,我都会不择手段的去弄两坛出来。嘿嘿,老夫的医术不如我师兄,那使毒的手段连我师兄都自叹不如,所以我基本上从来没有空手而回过……”

    刘翔冷笑的讥讽他道:“别人为权为财为色而不择手段,你倒好,为了两瓶酒搞的声明狼藉,真是没出息!”

    老毒物没有理他,继续自言自说:“那一次是在二十年前,豫州有家姓胡的大户请我喝酒,那酒真的是人间佳酿,我一时贪杯,却没注意到酒里面下了剧毒。原来这是我的仇家一早设好的局,目的就是引我上当。”

    老毒物说道这里青筋都爆了起来,刘翔再次笑了起来:“使毒的行家栽在三流的使毒者手上,看来你年轻的时候也混的不怎么样!那你怎么又活到现在了?”

    老毒物嘿嘿笑道:“老夫虽然中毒,但一时还死不了。鱼死网破,我一把毒粉将在场之人全部毒死,然后逃了出来。”

    刘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想自己得罪他那么多次,居然还活到现在,真是侥幸!

    “我逃出来后,(身shēn)上的毒已经快接近骨髓。虽然服了解毒丹暂时控制住毒(性xing)不向外扩散,但解毒丹只能维持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若是没有人帮我解掉体内之毒,我还是得死。于是我决定去找我的师兄华佗……”

    “华佗?你是华佗的师弟?”刘翔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老毒物继续说道:“我算了一下,从豫州到谯县,骑快马七天之内绝对能到,没想到却在路上遇到另一股仇敌!”

    刘翔摇头叹了口气,以后还是跟他保持距离一点好。这么多仇敌,那天说不定自己也跟着被牵连进去。

    “若在平时,我肯定不把那些家伙放在眼里。无奈(身shēn)中剧毒,手脚使不开,最后被他们追着砍,(身shēn)上足足中了十三刀,总算给我逃掉了。”

    “中了十三刀你还能逃到谯县,看出来你的命还真大!”刘翔啧啧的感叹起来,换成是他中了十三刀早去见瑶池仙女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喝酒。

    “我当时奄奄一息,心想这下离死不远了。可没想到却遇到一个大好人,不但帮我治好伤,还特意派人将我送到师兄哪里,总算救回了我这条烂命!”老毒物说到这里突然低下头,沉默不语。

    刘翔又插言道:“那你应该好好答谢你的救命恩人才是啊!”

    “可我不但没机会报答他,反而毁了他女儿的清白之(身shēn)……”老毒物说到这里,竟然哭了起来。

    认识这么久,老毒物喜怒无常,却从没见他哭过,现在他竟然趴在桌上抱头大哭,边哭还边用脑袋狠狠地撞击着桌面。

    刘翔愣住了,他也什么都明白了。

    老毒物的救命恩人是甄宓之父甄逸!

    沉默了好久,刘翔突然用力的在老毒物肩膀上拍了两下:“老毒物,你们咱们是不是应该去一趟冀州!”

    老毒物看着他,久久没有回答。

    此时此刻,两个人在心里同时形成了一种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