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小说 >> 其他类型 >> 斗罗之爱上女教皇(书号:10380

第四十五章 那身穿皮衣的少女!【为Persona加更】

作者:云起苍茫
    【注意:作者要开始变态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西风潇潇高墙暗。

    (chun)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梦但愁朱颜改,夜吟应觉霜赛寒。

    教皇此去无多路,丝丝殷勤为探看。

    低矮的平房,斑驳腐朽的木门,就在截一线化成一道长虹飘然而去的时候,天空竟然缓缓飘落一张手绢!

    “这!这是我的!”比比东很是惊讶的捂住小嘴!

    这正是她的贴(shēn)手绢!

    只是这臭小鬼是什么时候拿到手的。

    轻轻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手绢,呈现在比比东眼前的便是这么一首诗。

    这么一首斗罗大陆从未出现过的(qing)书!

    手绢上鲜红的字体微微泛黄,字迹略显潦草,显示出写作之人极为烦乱的心绪。

    甚至上面还有斑驳散乱的泪痕,打湿了潦草的笔墨,也浸润了教皇的心!

    “原来,他一直都…..”比比东将这手绢握在手心,缓缓放在(xiong)前,眼神渐渐朦胧….

    ………

    列位看官,所谓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提截一线单刀赴会,比比东泪洒长亭,却说截一线来的路上还曾遇到过一位少女。

    那是在一片悬崖之上,一架星罗帝国标志的马车被数十魂师围困在山崖。

    上下不得,进退两难。

    那马车周围已经躺了数具尸体,马车边上此时只剩一位少女面对对面的数十穷凶极恶之徒。

    这少女黑色皮衣,黑色皮裤,姿色俏丽,皮肤白皙。

    最要命的是(shēn)材实在让人拍案叫绝!

    截一线匆匆瞥了一眼,嗯,我就喜欢皮衣!

    但也没在意,毕竟此时比比东才是最重要的,他当即不准备多管闲事,正要离去!

    这少女知道在劫难逃,索(xing)看向天空,带着一丝解脱的微笑!

    这少女看向天空之时!

    要命!

    她与截一线看对眼了!

    那是怎么样的绝望啊!

    少女纯真的眼睛里是晦涩的难言,在面对屠刀的时候,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解脱!

    “东儿!”

    这世间女子虽有千万,但凡女子伤心绝望之时,那会说话的眼睛总是一般的惹人怜(ài)。

    只是这少女的眼神与截一线的教皇姐姐是如此的相像!

    不说眼神,便是气质,都是如此的不屈!

    面对命运的不公,在控诉之中带着解脱与厌倦!

    “刀下留人!”截一线心中一痛,像是被人陡然揪住了一样。

    那一阵阵的窒息感!

    截一线一声长啸,气血滚滚如雷,一口丧钟遮天蔽(ri),就这么遮盖苍穹一般砸在悬崖上!

    “轰隆隆!”山崩地裂,乱世穿空卷起尸体数十具。

    山崖崩塌,那延伸出去的悬崖连带着马车与少女一起掉了下去。

    截一线飞扑而下,一个鹞子翻(shēn)直接一把抱住这少女在即将落地的时候打了个滚,将她紧紧护在(shēn)下!

    只见乱石纷纷,山崖塌了小半,小半的山崖化成无数大石块从天而降。

    一块,两块,三块,四块,直到百块千块!

    石块淹没了截一线与少女,更是淹没了少女眼睛里的最后一丝亮光!

    “我这是要死了么!临死之时有个人陪着倒也(ting)好,只是连累你了!”

    “对不起,让你陪我!”

    少女的声音清冷而淡漠,似乎比截一线这个修道之人还要太上忘(qing)。

    但看着将她护在(shēn)下的截一线,看着截一线虽然瘦弱却(ting)拔依旧,甚至没有让她受到一丝外伤的(shēn)躯之时。

    这少女的声音不自觉的带着一丝颤抖!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小手想要抚摸截一线俊俏的脸庞。

    “小小年纪,说什么傻话!”截一线骂道。

    少女撇撇嘴,差点哭出来,此时的她在截一线面前显得很是柔弱。

    但凡人过了临死那一刻,总是对生怀着无限念想。

    但凡有个男人在悬崖倒塌,天地倒悬的时候将你护在(shēn)下,让你毫发无损。

    都会让你终(shēn)难忘。

    不知怎么的,这少女虽然被截一线骂了,却是没有发作,反而隐隐期待着截一线和她多说几句!

    “有我在,天塌不了!”他对着少女说道。

    “如果塌了,就请女娲圣人出来补!”

    截一线在心里又默默补上一句。

    截一线一声断喝,脊背发力,顿时千百块山石滚滚而落。

    此刻的截一线浑(shēn)上下仿佛炽(rè)的火山,那火焰熊熊燃烧而起,将周遭的山石瞬息之间烧化成岩浆!

    周围虽然岩浆肆虐,乱石滚滚,但在截一线双手护持之下的少女却是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截一线力道控制的极好,即使施展出这无边火焰,却也没有让少女感到灼(rè)。

    反而是一阵阵的温暖。

    那感觉,仿佛就像是一只猫(mi)在晒太阳!

    没错,此时这个少女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在晒太阳的猫(mi)。

    而截一线就是那个太阳!

    这个怀抱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想让人靠近!

    少女的眼睛不(jin)眯了眯。

    咦!猫耳朵!

    但见少女不由自主的武魂附体,那黑色的猫耳朵,柔顺灵巧的猫尾巴,此刻看起来让人心痒难耐!

    截一线没有看少女此时享受的神(qing),而是收敛起(shēn)上的火焰,他收回火焰之后一把抱起少女。

    看着少女一脸陶醉的看着自己,截一线有心卖弄。

    只见截一线轻轻往上一跃,随即将左脚踩在右脚之上,一个转(shēn),那(shēn)子便盘旋着直冲云霄!

    此时在少女的眼里,天是转的,地也是转的,唯一不转的,是她眼前俊俏的少年。

    “我愿天地旋转,永远不停,只求让我待在这少年怀里!”少女的神(qing)像是半梦半醒,但眼底却是一片清明!

    …………

    “有缘再会!”截一线上了悬崖之后,望着远处姗姗来迟的护卫队,对着少女挥了挥手。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虽然年纪不大,但少女很是意志坚定,她追上截一线问道!

    “截一线!天地不仁,生机难寻,我非要截取这一线生机!”截一线微微顿了顿,随即不再理会少女,炫目的魂环光芒大放,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这天之后,只听得一个震惊各国的消息,星罗帝国幽冥大公家的小姐,本来应该与皇子戴沐白订婚的那位。

    就是那位叫做朱竹清的二小姐。

    她逃婚了,她在订婚宴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时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