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马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是宇文泰(书号:10379

五十三、大殿前的冲突

作者:天行之
    高欢心中已经对明(ri)如何揭穿皇太子真相有了计较。

    他淡淡的道:“先硬闯,然后我有办法,揭穿到底是皇太子还是皇太女?”

    次(ri)清晨,高欢与司马子如早早到了宫中,魏孝明帝盼望他早如大旱之望云霓,见他到来不由得大喜,几人匆匆商量了一番,便决意依照高欢所言,先直接闯皇太子所在的嘉福(diàn)。

    按照魏孝明帝颁下天下大赦文书到赦书到晋阳,再到尔朱荣决策派高欢进京,加上他们沿途耽搁的功夫、到京的流连,一晃到而今已是皇太子即将满月的(ri)子。

    以进贺皇太子满月为名,请求谒见也是(qing)理之中。

    嘉福(diàn)前早已经重兵戒备,白玉阑干堆砌而成的陛阶之上,站满了持刀守卫的卫士。

    (diàn)前广场上,也有两队士兵手持长戈交叉着走来走去。

    魏明帝率高欢、尔朱世隆、司马子如等三人及一队宦官穿过明光(diàn),从明光(diàn)(diàn)后下陛阶走不多远便到嘉福(diàn)广场,早有士兵上前喝阻:“站住。”

    高欢厉声回应:“陛下在此。”

    今(ri)闯宫,他早预料到会有阻拦,他心中早已笃定,对方多大的声量,他就多大声量怼回去,今天的策略就是硬,看谁更硬而已。对方要动手,那便动手。

    他相信,太后仓促之间,不会选择立刻与尔朱荣撕破脸。

    一名将军听到高欢的厉声喝问,步履匆匆的走了过来,见过魏孝明帝。

    魏孝明帝淡淡的道:“朕来看看太子。”

    他和高欢一人唱黑脸,一人唱红脸,这是来之前就商量定的策略。

    那将军见魏孝明帝客气,答道:“皇太子偶感风寒,不能见生人,太后有诏,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打扰太子,还请陛下见谅。”

    尔朱世隆、司马子如忽然对视了一眼,然后望了望高欢。

    魏明帝也无奈的望了望高欢:“(ài)卿,你看…….”

    高欢冷笑一声,拔刀出鞘。

    “微臣为陛下清道。”

    他提着刀,一步一步走向那名将军。

    那名将军见他目露凶光,声嘶力竭的吼:“站住、站住、站住…….”

    高欢充耳不闻。

    那将军有些慌,他从装束上便已经知道高欢隶属尔朱荣,他也知道尔朱荣如今势大,眼见高欢进(bi),不由得步步后退,转眼间已经退到了嘉福(diàn)的陛阶之下,已经退无可退。

    那将军恼羞成怒,拔出刀来,叫道:“你不要(bi)人太甚。”

    他手中刀向着高欢一刀劈来,高欢侧(shēn)躲过,那将军这一刀便劈了个空。高欢反手便是一刀,将那将军手中钢刀击落,顺手将他击倒,手中钢刀一晃,已经勒在那将官头颈之上。

    魏孝明帝见状急忙喝止:“(ài)卿……..饶他一命。”

    那将军这时已经吓得面色煞白。

    高欢冷声道:“末将禀汾、并六州大都督、讨逆大将军尔朱荣之命入京奉天子谒见皇太子,太后诏命宫中人不许谒见,并无诏命不许大将军谒见。谁敢拦阻?若你们不怕开罪大将军,不妨一起上来。”

    众军士见高欢凶恶,一个个手持钢刀,却不敢上。

    这样的(qing)况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们侍奉太后以来,还没有一个人敢于明知道是太后兵仗,还敢拔刀相对的,还有当前的(qing)形其实很复杂,对方的阵营之中还有皇帝,这种级别的冲突,他们吓傻了。

    前不久皇帝闯太后寝宫捉(jiān)那次,皇帝也没有敢拔刀相对。

    这一次显然不同。

    他们望着高欢,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高欢神威凛凛,冷声横眉,道:“我等在前方阵上浴血奋战,你们这些小辈在洛阳城中作威作福,上欺天子,下辱百官,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你们的好(ri)子不多了。”

    他望了望那将军,手中刀加大了压迫,那将军见高欢凶恶,也不由得恐惧,嘶声大喊:“快去告诉太后。”

    这时一阵环佩叮咚之声响起,一股异香飘了过来。

    那将军脸上忽现喜悦之(qing),道:“太后来了,太后来了......”

    他话音未落,便听得有内侍高声唱到:“太后驾到。”紧接着是太后侍卫踢踏踢踏的跑步进入嘉福(diàn)广场,然后迅速呈鱼鳞状散开,控制住了嘉福(diàn)的四角及所有出入口。

    然后,太后坐在黄葆羽盖下,在一众宫女和部分武官、宦官的陪同下,隆重登场,魏孝明帝、司马子如、尔朱世隆尽皆色变。

    早有军士赶紧跑下台阶,到太后面前,禀报高欢行径。

    太后近前,见高欢神色不变,犹自握刀,紧(bi)那名将军,她妙目一瞬不瞬,半晌过后,终于微微一笑,道:“你胆好大的胆子。”

    魏孝明帝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太后是他母后,不知怎么的,他在太后面前,总有一种压抑和不由自主的矮小,眼见太后训斥高欢,心中没来由的大惧:“儿臣参见太后。”

    他说这几个字时甚至声音之中都流露出一丝颤抖。

    高欢此时也撤了钢刀、与司马子如、尔朱世隆一起拜伏于地:“臣等参见太后。”

    太后看了看高欢,道:“你这臣子,好生跋扈,哀家守宫将领你都敢如此肆意凌辱。你知不知道,本宫现在便可命你将你拿下,就地正法。”

    高欢回禀道:“臣知太后能办臣,但臣已禀明陛下,奉大将军命谒见皇太子,皇太子乃国家储君,民心所系,该将竟敢阻拦。”

    太后冷冰冰道:“皇太子(shēn)体不适,不适合见外人。”

    魏孝明帝(yu)言又止。

    高欢忍不住道:“陛下乃太子生父,岂是外人?太子出生至今,陛下亲生骨(rou),太后隔绝不与相见,民间议论汹汹。”

    太后恼羞成怒,大喝:“大胆。”

    随着太后的怒喝,她(shēn)后武官噌噌噌噌俱各刀剑出鞘。

    高欢、尔朱世隆、司马子如一听兵刃响动,这时一个个也(ting)(shēn)而起,俱各拔刀。

    太后没料到高欢竟然等人这般胆大,嘶声道:“你.........”

    高欢抗声道:“我乃大将军专使,奉大将军命,随天子见皇太子,太后,你的人先当天子近前拔刀,是要弑君么?”

    他抓住太后近臣先拔刀这一点,大声嚷嚷,司马子如和尔朱世隆立刻明白,也立即随声附和。

    太后迫不得已,回头怒斥:“都把刀给我插回去。既然是陛下要见太子,那便见好了。好像我母子之间有何嫌隙似的。”

    闻听到了动静,皇太子的生母潘妃从房间内迎迓了出来,参见了太后及皇帝。

    魏孝明帝:“皇儿在哪?”

    潘妃看看太后、又看看高欢等人,见高欢严肃,一时望望皇帝,一时望望太后,一时又望望高欢,完全不敢自己拿主意,甚至不知道魏孝明帝这句问话他是该答或者不答,一时进退失据。

    太后冷冷哼了一声:“陛下问你太子在何处,你是哑巴的么?”

    潘妃这才敢开口:“皇儿在龙(chuáng)上,已然熟睡。”

    太后:“既然在熟睡,陛下远远的看一眼也就罢了。”

    魏孝明帝见太后许他见孩子,一时高兴不已,道:“儿臣蹑手蹑脚的去,绝不惊扰。”